• 日研究用iPS细胞再现小脑疾病成因 2019-09-15
  • 刘谦亮相第十届海峡论坛 展现魔术魅力 2019-09-13
  • “支付宝HK”用户突破100万 将为香港提供更多零售新体验 2019-09-10
  • 巢湖今年首个虾汛开湖 1600多户渔民下湖捕捞 2019-09-10
  • 交大钱学森学院举行毕业典礼 14毕业生赴世界排名前百大学读研 2019-09-09
  • 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再审案公开宣判:依法改判无罪 2019-09-09
  • 技压群芳!企鹅极光盒子新品携妲己闪耀CES2018 2019-09-04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9-04
  • 惊艳!上外学子英译60首热门中文歌  让世界倾听中国 2019-09-01
  • 我在吃饭,好像人只能吃饭不能作别的了。看着就笑笑 2019-08-16
  • 确定这是热身赛?吴前拼到大腿抽筋 拆绷带继续干 2019-08-16
  • 你的“普世价值论”呢?[微笑][微笑] 2019-08-14
  • 让端午文化多一些日常呈现 2019-08-10
  • 回复@真理论者:你天天在强坛攻击爱因斯坦是不是劳动?创造价值么?负价值也! 2019-08-09
  • 李嫣携手Ooh Dear珠宝创作的这条公益项链火了! 王菲莫文蔚也抢着戴 2019-08-09
  • 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www.iitjv.tw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港赛马会一波中特:《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作者:作品集

    1052乱战更新时间:2017-04-11


        “接下來.就轮到我们上场了.”中校这个时候说道.



        “所有人.听我命令.上马.”中校这个时候对着自己的部下大声的吼道.



        “哗啦啦.”一阵骑兵上马的声音.



        “刀出鞘.”中校这个时候又大声的吼道.



        “哗啦啦.”一阵金属出鞘的声音.



        “冲啊.”中校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然后立即奔腾而出.



        “杀啊.”骑兵这个时候哗啦啦的出动了.他们的军队朝着齐军的第二道防线的侧翼发起进攻.他们将从侧翼撕开一个口子.然后从侧翼进攻齐军的主阵地.而步兵这个时候发起第二次进攻.这样一來.齐军的方向整体就会出现一个大溃败的趋势.这就是骑兵的战术.正面撕开口子也是主力进攻.而骑兵的侧翼进攻也是主力进攻.在两重打击下.齐军的阵地很难把握住.



        “拦住他们.”这个时候.在齐军的第二道阵地上.一名齐军千夫长大声的吼道.



        “让他们回到自己的阵地去.不让我们就开枪射击了.”千夫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他严肃的看着那些丢弃武器.手中空无一物的士兵.这样的情况发生对他们來说.是非常具有灾难性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快回去.快点.”这个时候齐军士兵们大声的喊道.



        “兄弟们.快回去.我们真的会开枪啊.”齐军士兵们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怎么办.”他们真的会开枪.这个时候.一名逃跑的齐军士兵问道一旁的士兵.他们意识到了一些不妙.所以.他们主动放缓了前进的脚步.



        “管那么多事情干什么.我们只要逃回去.就可以了.”这个时候.一名齐军士兵从后面跑过來.根本就沒有看见前面什么情况.就直接越过去了.在齐军士兵看來.他们只有逃命的份.其余的事情.他们一概都不管.



        “子弹上膛.瞄准.”这个时候千夫长大声的吼道.而一旁的一名百夫长这个时候惊讶的看着千夫长.



        “那是.那是我们的人啊.”百夫长这个时候有心劝说道.



        “听命令.立即瞄准开枪射杀他们.”这个时候千夫长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些逃跑的齐军士兵说道.对他來说.这些逃跑的齐军士兵已经沒有任何的用处了.与其放任他们逃跑.破坏第二道防线齐军士兵自己的士气.还不如.直接命令他们直接射杀.以免给第二道防线的齐军士气带來灾难性的后果.齐军千夫长很果断的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瞄准.”这个时候.一名齐军军官已经高呼起來了.



        “这些倒霉蛋.”这个时候一名齐军士兵从子弹带当中.拿出一发子弹直接装填到枪膛当中.



        其他士兵这个时候也是这个动作.他们把子弹装填到步枪当中.然后手指放在扳机上.他们都以瞄准的姿态用枪口对着越來越靠近的齐军的逃兵.这些人都是自己人.射杀他们.仅仅因为他们在战斗中做了逃兵.他们沒有生存的可能性了.



        “瞄准.”一名军官大声的喊道.



        “放.”军官大声的下达命令.



        “砰砰砰砰.”一阵齐刷刷的枪声射击声.扣动扳机的齐军士兵们很干脆的扣动了扳机.



        “噗.砰.”“啊.”逃跑的齐军士兵距离他们阵地仅仅还有不到二十步的距离.他们很多人几乎是飞这往自己的阵地跑.结果.他们迎來的是自己的子弹.



        泡在最前面的齐军士兵被打倒在地一大片.后面的士兵被飞來的子弹射杀的情况吓傻了.



        “瞄准.”这个时候.军官已经下达第二遍射击命令.



        “快逃啊.”这个时候.齐军士兵这才反应过來.他们立即掉头就跑.



        “放.”可惜.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慢了半拍.



        “砰砰砰.”密集而又凌乱的枪声这个时候又响起來.



        “噗噗噗.啊.啊.”紧接着而來的是齐军逃兵们又一阵惨叫和子弹穿透肉体发出的子弹声音.



        “咕.”这个时候一旁观看战况的齐军百夫长不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这样的情况.让他感到非常的恐怖.之前.这些人还是自己人.而现在.他们竟然转眼之间成为敌人.他们遭到了无情的射杀.



        “谁逃跑.就是这个下场.”千夫长这个时候说道.



        “这个阵地.对我们太重要了.我们绝对不能丢.全部战死也不能丢.”千夫长这个时候说道.



        “恩.”一旁的百夫长这个时候茫然的点点头.不知道守住这个阵地的重要意义.但是这种射杀自己逃兵的做法已经给了很多人震慑的作用.



        “呼.”而在齐军战壕当中.一名刚刚扣动扳机的齐军士兵蹲在在战壕当中.



        他的脸色并不好.脸色整体发白.沒有任何的血色.这不是寒冷造成.这是人体紧张.恐惧.担忧造成了.



        “怕了吗.”这个时候.一名齐军老兵缓缓的坐在一旁拍着那名士兵的大腿说道.



        “啊.”那名士兵显然有些惊吓过度.老兵的动作让他反应很大.



        “嘿嘿.”老兵只是呵呵呵一笑.便接着说道.



        “射杀自己人不算什么.”这个时候老兵说道.



        “如果放在以前.那些督战队是要砍杀那些逃兵的脑袋的.那个时候才可怕.”老兵这个时候说道.



        “现在.连面都不用看了.你知道.那些逃兵怎么想的吗.”老兵感触的说道.



        “他们也想回家.”老兵说道.



        “这战.谁都不想打.谁都想回家.”老兵说道.



        “想回家吗.”这个时候.老兵问道.



        “恩.”那名士兵点头.



        “那就好好守住自己的阵地.或许那样.我们还有回家的机会.”老兵说道.



        说完老兵便靠在战壕当中.一言不发的发愣.而那名士兵看了看老兵.也一样不发的坐在战壕当中.



        战争是残酷的.战争的残酷性.让是士兵平时大多开开黄色的玩笑.他们谈论更多的是女人.而非.战争结束之后怎么办.那种情况.也只有秦国士兵才会那样做.因为他们的战斗是轻松的.而齐军就相反了.他们的战斗是沉重的.



        巨大的战争压力.让这些士兵在平时有些释然了.但是.真正的战争來临的时候.他们只会用沉默來回答.他们知道.他们能不能回去.就要看自己的命运了.



        而在对面.赵军一名中尉拿着望远镜查看对面的情况.



        “看什么.”一名上尉这个时候问道.



        “对面的齐军.”中尉有些失神的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说道.



        “他们射杀了那些逃兵.”这个时候.中尉说道.



        而上尉这个时候拿起望远镜查看对面的情况.



        齐军的阵地前.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尸体.那些尸体当中.还有活动的.那些都是中弹沒有被打死的.他们被自己身上的伤口折磨的來回挣扎.还有一些沒有打中的士兵则蜷缩在一些坑洼的地方.他们极力的躲避着.他们害怕被自己的人射杀.那些被击中受伤的逃兵.正在拼命的挣扎.那种苦苦的哀嚎声.叫的他们心中直发毛.他们心里害怕极了.自己人无法忍受他们.而后面则是杀红眼了的赵军.同样会杀死他们.



        死亡的恐惧笼罩在他们身上.他们是可怜的.可怜的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忍受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让他们受尽折磨.这也是一种酷刑.一种心理上的酷刑.



        “那些可怜虫.沒有人会为他们的存在而担心的.他们活该被杀.”这个时候上尉丝毫都不同情的说道.



        “这沒有什么.如果我们拿不下对面的阵地.我们也同样会被后面的部队射杀.这样的情况不是沒有发生过.太多了.以前.我们的人还会砍掉自己人的脑袋恐吓自己人.我们的人被吓傻之后.便会拼命.战况会打的异常的惨烈.”上尉这个时候说道.



        “恩.”中尉这个时候点头.



        “准备吧.我们要进行第二轮进攻了.”上尉这个时候打开自己的转轮手枪.重新把子弹装填之后.便合上枪支.然后拿起自己的佩刀.这是一把骑兵的佩刀.用來砍杀对方最好不过了.前提是能够从一定的高度上砍杀.



        “所有人准备.”中尉这个时候回头大声的喊道.而赵军士兵们这个时候跃跃欲试.他们正在全力发动进攻.



        而对面的齐军.这个时候.士兵们也开始重新装填子弹.他们知道.赵军将很快发动进攻.他们刚刚占领阵地之后.便会立即发动进攻.他们不会给你反应的时间.



        而在齐军的侧翼.赵军的骑兵部队这个时候正在发挥着惊人的作用.



        “轰轰.轰轰.”几百匹战马组成的骑兵进攻队形正在快速的横扫齐军的侧翼阵地.



        “啊.”一名逃跑不及时的齐军的士兵被飞奔而來的赵军骑兵砍杀在地.而他的尸体很快就被飞來的骑兵践踏成肉泥.



        “杀啊.”赵军的骑兵队形进攻的非常疯狂.一些齐军防务在赵军的进攻下变成了一片了废墟.他们根本就沒有想到.他们的侧翼会出现了赵军的骑兵部队.他们的阵地根本就无法抵御骑兵的疯狂进攻.而且他们也沒有这样的防御工事來防御对手.这样的情况让齐军难以招架.



        “杀啊.小伙子们.”中校这个时候挥舞着满是血迹的马刀.他的战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中校这个时候选择了一种全新的战术.



        他们虽然出现在了齐军阵地的侧翼.但是他们却从齐军意想不到的后方出现.然后袭击对方的阵地.然后又离开.然后又从后方突然进攻对方.这样的进攻.让齐军的阵地混乱不堪.



        “冲啊.”这个时候.赵军刚刚阵地.赵军便立即发动了新的一轮进攻.



        “冲啊.”赵军士兵们大声的吼叫的就冲出了战壕.这对他们來说.就是全新的战斗.



        “杀啊.”赵军士兵们疯狂的冲出战壕.而对面的齐军士兵则全部进入战斗位置.他们把枪口对准了正在疯狂跃出战壕的赵军士兵.



        “准备.”这个时候齐军军官已经大声的高喊.



        “哗啦啦.”齐军士兵把子弹推进枪膛.他们要把这些子弹射进对方的肉体当中.



        “瞄准.”齐军军官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而齐军千夫长这个时候死死的盯着那些不断靠近的赵军阵地.在他看來.他一定要守住自己的阵地.那些胆敢主动进攻的赵军.自己便要发动一场相应的进攻.狠狠给对手一下子.



        “轰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百夫长好像觉察到了什么不对.因为阵地上的土正在不断的掉下來.



        “将军.好像哪里不对.”这个时候.百夫长好意的提醒道.



        “不要说其他的.战斗就要开始了.”千夫长死死的盯着前方.



        这个时候.百夫长扭转头朝后面一看.这一看吓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述自己看到的了.



        “转心点.”这时候.千夫长有些抱怨的说道.



        “将.将.将军.我.我们.我们的后.后面.”百夫长这个时候有些紧张.而又结巴的说道.



        “什么情况.”这个时候千夫长扭转头一看.这一看.他一下子感觉到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轰轰.”后面的阵地上.出现一道黑色的线.



        “那是什么.”这个时候.千夫长拿起望远镜查看情况.



        “不好.是骑兵.”千夫长查看情况之后.便大声的吼道.



        “是赵军的骑兵.”千夫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叫道.



        “我们该.该怎么办.”百夫长这个时候有些惊恐的问道.



        “命令.我们的人.立即开枪射击.发动反攻.”千夫长这个时候.拔出自己的佩剑.如果赵军从正面进攻的话.他们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他们毕竟是防御战.能够造成对方大量的伤亡.但是.现在.对方的骑兵突然从后方出现.这股突击力量将对他们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他们的后背毫无防御力量.这几乎是把后背露给人家.让人家砍.



        “射击.射击.”齐军军官大声的喊道.



        “砰砰.砰砰砰.”密集而又凌乱的枪声突然朝赵军射來.



        “啊.砰砰.噗噗.”子弹穿过赵军士兵的腿部.胸部.甚至很不幸的脖子和脑袋.赵军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继续跟上.他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倒着拿來复枪.他们要用僵硬的枪托狠狠的砸向对方的脑袋.



        “杀啊.”赵军大声呐喊的冲向对方.



        “立即发动反攻.”这个时候.千夫长突然下达命令.



        “上刺刀.冲啊.”千夫长挥舞手中的青铜短剑大声的吼道.



        “杀啊.”齐军士兵听到命令.立即插上刺刀跃出战壕.双方一下子短兵相接.



        “杀啊.”越來越多的齐军士兵冲出战壕.



        “砰.”齐军士兵很诡诈.他们枪膛中.有的人还装有一发子弹.他们使用的是单发步枪.



        他们首先对冲过來对着赵军士兵就是一枪.这一枪足以让一名赵军士兵丧失战斗力.然后趁着这个空档.迅速的用刺刀刺杀对方的士兵.



        “噗.”齐军士兵用手中的步枪刺向对方.刺刀穿透肉体发出“噗.”一声血热.



        “嘭.”不过.就在齐军准备拔出刺刀的时候.对方后面的士兵用來复枪的枪托朝对方的脑袋.狠狠的來上一下.



        “啊.”齐军士兵一下子发出一声惨叫.而赵军士兵凶狠的是挥舞枪托继续朝对方的脑袋砸过去.脑袋瞬间变成了一团红色和黄色的肉球.



        “杀啊.”双方的士兵一下子混合在一块.而在后面.冲杀的赵军士兵们正在疯狂的朝这边进攻.



        “噗.”赵军骑兵一下子砍杀了一名奉命警备的齐军士兵.而齐军士兵正在疯狂的迈动的双腿疯狂的朝齐军阵地撤退.但终究他们是两条腿的生物.跑不过那些四条腿的赵军骑兵.



        “杀啊.”骑兵犹如一阵旋风一样.一下子就冲到对方主阵地上去了.但他们占领制高点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齐军是多么的狡猾.



        “该死的.齐国人.”中校好不容易停止住他的马匹.但他们冲上山顶的时候.他们这才发现.双方已经混合在一块.根本就沒有骑兵插手的余地.这对他们來说简直就是灾难.



        “我们该怎么打.长官.”看到混乱局面的中尉.有些头大的问道.



        “我们杀过去吧.”中校这个时候下达命令.



        “毕竟我们还有高度优势和进攻方向的优势.”这个时候中校说道.这些也是他击败对手的重要原因之一.



        “杀啊.”赵军一下子就冲了出去.而齐军这个时候.从另外方向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就是要以这种分散混乱的阵型和对方士兵混合在一块.而骑兵更大的战斗力依靠的是强大的冲击力.这个冲击力足以让齐军瞬间崩溃.步兵如果沒有有效的防御的话.很容易被对方击垮的.



        而千夫长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们就是要以这种抵消对方冲击力的方法.



        “杀啊.”骑兵从背后杀过來.而赵军步兵从前面冲杀齐军.齐军两下受敌.他们已经沒有生的希望了.



        “兄弟们.杀啊.我们进退都是死.和他们拼了.”千夫长再砍杀了一名赵军士兵之后.便大声的喊道.



        “拼了.”齐军士兵们这个时候意识到.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战.所以.他们立即疯狂的和赵军士兵厮杀起來.



        “杀啊.”齐军士兵瞬间迸发出强大的战斗力.这战斗力一下子让赵军士兵有所畏惧.在战斗遇到绝望的时候.士兵往往能够迸发出强大的战斗力.他们已经达到了一种忘我的一种战斗境界.这将直接导致.齐军士兵一下子敢于拼杀作战.



        “呀.”一名齐军士兵一下子跳起來.搂住一名赵军骑兵滚落马下.



        “噗.”赵军骑兵被冲杀过來的齐军士兵.从刺刀刺中了马匹.马匹吃疼.骑兵控制不住.滚落马下.齐军士兵立即用枪托狠狠的砸过去.



        赵军步兵.赵军骑兵.齐军士兵混合在一块双方混战在一块.场景相当的血腥而又混乱.



        而赵军只能以这种战斗继续下去.双方士兵需要的是一种拼杀精神.而这个时候.赵军处于一种劣势.



        “我们不能这样打下去.这样打下去.我们的伤亡会成倍增加的.”这个时候准将大声的说道.



        “可.我们.”一旁的上校有些犹豫的说道.



        “让我们的人立即分开.快点.”准将这个时候着急的吼道.



        “可.这种情况.我们不可能分开了.”上校这个时候大声的叫道.



        “什么.”这个时候准将大声的问道.



        “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已经无法分开.双方只有这样打下去.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获胜的机会.如果这个时候.贸然的撤退.将对我们的士气造成很大的损伤.”赵军上校这个时候建议道.



        “该死的.”准将听完之后.无奈的说道.



        “那就打下去.”准将说道.



        战斗进行的异常惨烈.那名百夫长身上有好几把刺刀.腹部巨大的伤口.让肠子流了一地.血迹流的到处都是.战争打的异常的激烈.



        “噗.”百夫长已经全身力竭.在挥舞手中的短剑.那把断剑因为不断的砍杀和血热的冲击.已经断裂了.但百夫长这个时候.依然在挥舞手中的短??成倍苑?



        “砰.”一名赵军骑兵上尉.这个时候.从后背用手中的转轮手枪解决掉了对方.



        子弹准确的击中了对方的脑袋.子弹将对方的脑袋打开了花.



        “噗.”骑兵上尉刚刚开枪射击.就被后面冲过來的千夫长砍了一刀.骑兵上尉跌落马下.



        “朝那个人射击.”中校这个时候大声的叫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香港赛马会开奖蓝月亮结果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 日研究用iPS细胞再现小脑疾病成因 2019-09-15
  • 刘谦亮相第十届海峡论坛 展现魔术魅力 2019-09-13
  • “支付宝HK”用户突破100万 将为香港提供更多零售新体验 2019-09-10
  • 巢湖今年首个虾汛开湖 1600多户渔民下湖捕捞 2019-09-10
  • 交大钱学森学院举行毕业典礼 14毕业生赴世界排名前百大学读研 2019-09-09
  • 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再审案公开宣判:依法改判无罪 2019-09-09
  • 技压群芳!企鹅极光盒子新品携妲己闪耀CES2018 2019-09-04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9-04
  • 惊艳!上外学子英译60首热门中文歌  让世界倾听中国 2019-09-01
  • 我在吃饭,好像人只能吃饭不能作别的了。看着就笑笑 2019-08-16
  • 确定这是热身赛?吴前拼到大腿抽筋 拆绷带继续干 2019-08-16
  • 你的“普世价值论”呢?[微笑][微笑] 2019-08-14
  • 让端午文化多一些日常呈现 2019-08-10
  • 回复@真理论者:你天天在强坛攻击爱因斯坦是不是劳动?创造价值么?负价值也! 2019-08-09
  • 李嫣携手Ooh Dear珠宝创作的这条公益项链火了! 王菲莫文蔚也抢着戴 2019-08-09
  • 秒速时时彩是私人的 山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3d关注号今天 广西快三必出号 陕西11选5走势图推荐 体彩安徽11选5时时彩 132332开奖结果 秒速飞艇开奖结果单双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 黑龙江时时怎么